故事的開始是這樣的。

 

(米佛峽灣)

劉太太家孩子的公立小學,今年起從國小改制為實驗小學,其中最大的改變是將原本的寒暑假縮短,並多了兩週的秋假和春假。

放秋假和春假對劉太太來說是滿開心的一件事,因為在寒暑假期間,大澍哥的工作是無法請長假的,所以當學校增加了四月底的春假和十一月初的秋假之後,我們就多了可以安排長途旅行的機會。

就在劉太太計劃著一家四口要到台東知本泡溫泉時,有一天大澍哥忽然突發奇想的說 : 「兒子已經三年級了,很快就要上國中了,能這樣放長假的機會越來越少,不如我們去遠一點像是紐西蘭這樣的地方玩吧。」

劉太太聽到的當下,「!」了好大一聲:「紐西蘭?你怎麼會想要去紐西蘭?」

大澍哥接著又說 : 因為我想去看看活的地理教室,而且紐西蘭可以開露營車。

就這樣,因為「活的地理教室」+「露營車」,大澍哥拿出存了許久的旅遊基金,而我也開始著手計劃這個對我們家來說可說是「壯遊」的一趟旅行。

 

一開始,我們想說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所以選在2017年的春假時去,後來發現十一月的秋假期間正好是位在南半球的紐西蘭的春天,而春天正是魯冰花的季節,我想一睹魯冰花盛開的美景,所以就改在秋假時前往,但因為我們決定的時候已經是十月初,也就是說,我必須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規劃好這一趟紐西蘭親子露營車之旅。

 

(庫克山山腳下的露營區)

從訂機票一直到排出行程,預訂露營車和預約活動等等,有數不清的細節要注意,還要很認真的上網爬文並買書回來研究,再加上原本十月份就有安排好的工作以及孩子要月考,總之,這一個月簡直就是忙昏頭了,而我也從對紐西蘭一竅不通搖身一變為紐西蘭通,孩子們也跟著我研究地圖,迫不及待的想瞭解即將去旅行的地方是怎樣的樣貌,全家都為了旅行而期待著。

不過,當我訂完機票後開始做功課時,一直有一種「為什麼不去日本就好?規劃日本行程不是輕鬆許多嗎」的念頭跑出來,雖然不是第一次到亞洲以外的國家旅行,但卻是第一次以自助旅行+自駕的方式旅遊英語系國家,何況又是人生地不熟的紐西蘭,不同於對日本的熟悉感,面對一個全然陌生的國家,不懂當地的風俗禮儀,也沒有右駕的經驗,還要開著沒嘗試過的露營車趴趴走,如果遇上什麼我無法預期的問題時,又該怎麼辦?

 

(皇后鎮百年蒸汽船)

尤其我又是一個緊張大師,除了擔心天氣和各種問題之外,還要鼓起勇氣跟外國人說英文,紐西蘭腔感覺不是很容易聽得懂,因此我的緊張指數根本已經破表,所以這一個月來常常都沒睡好,深怕遺漏了什麼事情沒有準備好。

但回頭想想,我的人生目標不就是要去體驗不同的生活嗎?而這不就就是一個很棒的機會讓我跳脫出以往不管是在台灣還是在亞洲國家的「旅行舒適圈」到另一個未知的國家去闖一闖。

 

(塔斯曼冰河船)

沒有了「旅行舒適圈」中便利的交通,隨處都有的美食,暢通的網路,甚至是發生問題時也不用擔心找不到後援,更讓我瞭解了曾經在書中看過的這句話「年紀越大,就越難出走;擁有的越多,就越捨不得放下」。

對我來說,規劃旅行的過程很不容易,每天要看好多讓人頭暈的英文網站,是一種壓力。

對大澍哥來說,要挑戰開右駕的露營車,要全程負起照顧妻小安全的責任,也是一種壓力。

對孩子來說,需要配合爸媽的安排,第一次搭乘長途飛機,也要答應在每天至少兩小時的拉車過程中保持應該有的態度,更是一種壓力。

但這樣的壓力卻是另一種成長的動力,他推著我們向前,不再是原地踏步,不管在未知的旅途中會遇到什麼難題,一家人只要一起面對,就有力量去克服,而家人透過兩週的緊密相處,相信在親子之間和夫妻之間想必也會有許多課題值得讓我去深思。

 

(我們露營車的家)

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在蔡穎卿《旅行私想》自序中開頭寫著 : 「旅行時,我們從心靈往外看,看見別人的生活與身外的世界」,又說「在一次又一次的旅行過後,感覺到自己與波瀾無驚的生活竟有著一種天長地久的誠懇相守」。

如同書中所說的:「要出發的人,總是比留在原地的人讓人羨慕。」但出發之前內心的種種奔騰思緒,以及面臨未知的心境拉扯,絕非駐留者所能體會,而這也是旅行所帶給我們除了期待之外的另一種感受,要放下才能獲得更多,而就在我們一家帶著滿滿的勇氣準備出發的同時,相信精彩動人的故事,也將從此刻展開。

延伸閱讀→【2016紐西蘭南島親子露營車大冒險】(遊記將陸續更新)

 

 

 

, , , , ,

我是劉太太sam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